狮心王大战萨拉丁——谁是王者?

1191年9月1日,那位客人,也就是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率领十字军正顶着烈日前行。他们离开海法(Haifa)不久,举目四望皆是凯撒利亚(Ceasarea)废墟,罗马人留下的要塞城郭已成往事,只有脚下千年不变的大道依旧向前延伸。

十字军每日根据他的命令出发很早,但依旧不能完全避开炎热气候。在士兵们嘟囔抱怨之时,理查倒感觉一丝轻松。毕竟对于他来说,能够甩开国内永无止境的政务烦恼和宫廷阴谋而直面收复耶路撒冷的光荣使命,算得上十分恰合心意。

虽然勇猛如同他的绰号,但理查并不是传说中只会挥舞战斧大砍四方的莽汉(Richard the Lionheart)。狮心王明白,这次十字军东征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莫名其妙摔进水中淹死后其实已经失败了一半。大部分德国人抱憾回国,法国国王腓力二世稍后的称病离去虽然让自己眼不见心不烦,但也带走了不少军队。得罪奥地利人之后,自己已形同孤军。如今,手上的力量极其有限,任何失败都是难以接受的。而对手,却是重夺耶路撒冷,名声正如日中天的萨拉丁。

正在前行的十字军战士们很快发现,远处一股股烟尘伴着马蹄声接连袭来。那是来去如风的撒拉森轻骑兵,他们娴熟的恣意驰骋,时不时侧身释放出一阵阵箭雨。

“快!下盾!”叮叮当当,无数箭头落在十字军步兵的大盾上连连作响。当步兵们急急忙忙转换队形拿出弩弓反击之时,那些弓骑兵已纵马远去。

“可恶,行军队列,继续前进!”西欧将领们十分恼火,他们知道自己走不了一会那些弓骑兵还会再次出现,毕竟这种袭扰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一骑、两骑、三骑,森林边突然出现许多阿拉伯游骑。这些幽灵般的掠袭者让西欧人印象深刻,可十字军发现今天敌人并没有四处乱窜,而只是静静小步向前。

十字军士兵从盾牌之后窥探着敌军盛大的军容,即便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优势不在自己这一方。很快,只见阿拉伯轻骑兵们整齐的抬手拉弓。

“唔……啊!”盾牌无法让所有人得到庇护,一些运气不佳的欧洲士兵中箭摔倒在地,不断挣扎。

阿尤布轻骑兵继续射击之时,北非的贝都因、努比亚轻步兵走出队列,他们大胆朝着十字军迈步,然后猛地扔出标枪。

“咚,咚!噗呲!”更强的力道击倒了好些欧洲步兵。十字军回头望着国王,他们仍然没有得到反击的指示。阿拉伯轻步兵用光弹药从容回到阵列,紧接着又是一轮箭雨覆盖。攻击就这样持续着,一轮又一轮,十字军缓慢前进,阿尤弓手耐心地袭扰。

萨拉丁在等待,如同优秀棋手往往希望等对方先落下关键棋子一般,他需要逼迫十字军首先冲锋,再抓住机会将其一举击败。

狮心王也在等待,他同样决心后发制人。不过目前只能尽最大努力维持阵线,忍受对手的挑衅攻击而寻找机会。

双方从耐力从精神上较量着,萨拉丁看出对手想直入阿苏夫,那没有关系,持续攻击迟早会让他们的队形陷入混乱。

局势僵持着,萨拉丁没有像一般苏丹那样坐在大帐里等待捷报。他和兄弟(Sayf al-Din)带着两匹备马亲往前线。散漫的贝都因努比亚游民见状大为振奋。他们不顾近距离十字军弩箭的巨大杀伤力向前抵近射击。萨拉丁在士兵中间不断观察,他命令部下们加强攻击十字军队列正中,希望将其切为两段。

一步一步迫使敌人犯错,这位非凡领导者知道,再勇猛的狮子也会有流干鲜血之时,十字军在被逼下海之前肯定会有所行动。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十字军的处境越来越艰难。虽然补给车队一直安全,可狮心王也发现自己几乎不能向前移动半分。猛烈的远程打击让士兵们伤亡遍地,骑士们许多也失去了坐骑只能徒步作战。

“保持队形~”理查再一次大声发令,他敏锐注意到敌人骑兵的动作和队形没有刚才那般轻松,看来对峙之势消耗着双方体力。如果敌军全体压上,那么一次关键性突击便能扭转局势,而现在时机依然没有来临,他开始有些焦躁,但常年战场经验无声告诉他,轻举妄动只能加速覆灭,就像哈丁之战那位盖伊国王一般。

负责殿后的医院骑士团在箭雨下聚集着怒火,许多人和马身上带箭,他们就像负伤的野兽躲在角落。大团长那不卢斯(Garnier de Nablus)已经两次向理查国王请求进攻,他说得十分恳切:

“我的陛下,我们遭到敌军如此猛烈的逼迫。恐怕要背上不敢反击的永世骂名了。看看我们的战士吧,一个个正失去他们的马匹,为何要继续再忍耐下去?”

再这样拖下去,所有骑士就会全变成步兵然后全军覆没,大团长心急如焚。他看到将兵们只能手举盾牌蜗牛般蜷缩倒退,他听到骑士军士们受伤的哀嚎不绝于耳,作为一名骑士他再也无法容忍哪怕一秒。

“圣乔治啊!”(St. George !)一声大吼仿佛晴天霹雳般炸响在人群之中。

医院骑士惊讶看着他们的大团长单身一骑纵马冲向敌阵。没等士兵们回过神,一位名叫卡隆(Baldwin de Carron)的医院骑士紧紧跟了上去。两匹快马在骄阳下异常耀眼,仿佛屠龙的圣乔治真正降临人世。

理查很快发现医院骑士不听指挥的妄动,他没时间痛骂这些家伙。局面已经改变,不顺势而行只能被命运抛弃。

法兰克英格兰骑士步兵们早已郁积许久按捺不住,他们一齐向敌阵猛扑。狮心王快速转移到队伍前头,和圣殿骑士们一同突击当面敌军。攻击来得太过突然,过于靠近的阿拉伯轻骑兵很多已经下了马来提高他们的弓箭射速,现在基督徒一眨眼便冲到面前,什么抵抗都来不及了。

虽然这次攻击看起来颇有些猛烈,但明显是个聚歼莽撞敌人的良机。正在调度骑兵之时,前队步骑人喊马嘶,传来异乎寻常的躁动。原来一名高大敌人跃马插入左翼,引起极大混乱。

和过去每次战斗一样,狮心王不负他的名号,和骑士们冲锋在第一线。他就像从未患病一般,迅猛挥舞自己的利剑,劈开一个个迎击敌兵的头颅。萨拉丁的左翼当即陷入险境,所有士兵都发现一群悍勇突击的骑士无法抵挡,那些装备轻便的步兵骑兵根本不是英国人对手。理查国王一马当先,他的身影仿若一头狂怒雄狮,疯狂撕碎着阿拉伯战士的躯体。

“够了,全军停止前进!”圣殿骑士和医院骑士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不是已经占据上风了吗?才刚刚追击敌人不到两公里而已。

没等十字军开始遵守命令,萨拉丁的反击已经到了。阿尤布骑兵们利用速度拉开距离,继而迅速集中围攻那些冲在最前头的十字军骑士。来自法国阿韦讷的领主詹姆斯(James dAvesnes)处于攻击矛头,他把部下们拉在了后面。敌军们乘机群起猛刺他的战马,将他摔下马来。詹姆斯滚翻了好几圈爬起身,才发现周围全是撒拉森士兵,自己已被重重围困。他呐喊着舞剑与敌人骑兵格斗。人海马上淹没了他,詹姆斯最终在惨烈搏杀后倒下,但已经拉上了15个阿拉伯战士陪葬。

不仅于此,萨拉丁还不顾自身安危,让侄子阿尔丁(Taqi al-Din)率领自己的亲卫队—700名古拉姆重骑兵赶赴右翼攻击那些突前的医院骑士们。

双方在极其克制的情况下结束了战斗,一场冷静而又复杂的较量展示了两位战术家非凡的指挥艺术。这场棋局十字军获得胜利,但狮心王和萨拉丁都非常清楚,对手绝非一战可胜之辈。

萨拉丁损失了3位将领和埃米尔,以及大约7000步骑。他在阿尤布王朝的声望有所受损,但最关键的圣地依然在手。

不过他总算在临走前和萨拉丁达成了为期三年的“雅法议和”,非武装的基督徒被允许前往耶路撒冷朝圣,就仿佛那位身患麻风病的鲍德温四世活着时那样。

两人在短暂交往中建立跨越信仰的友谊,他们互赠礼物。狮心王最后告诉萨拉丁,他处理好领地事务后还会回来。萨拉丁非常有礼貌地回应,如果耶路撒冷注定要陷落,那么他很愿意看到被这样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所征服。

命运无常,两人再也没能在战场上一教高下。他们的结局比起传奇经历只能说暗淡不已。

萨拉丁在两年后死于发烧(1193年3月4日),他的全部家当只剩1枚金币40块银币。因为他已把所有钱财花在了贫苦的国民身上。正如资料所载,萨拉丁曾无数次用他自己的钱赎回被贩卖到奴隶市场的平民,甚至包括三个月大的基督徒幼儿。

这位库尔德伟人在政治上的声誉超远军事上的光辉。他故去之后,自己一手创建的国家被利欲熏心的继承人们撕扯得四分五裂,最后被蒙古大军毁灭。只剩下萨拉丁骑士般的声誉长留黄沙荒漠。

狮心王多活了几年(1199年4月6日),和对手不同,他依然把钱全花在了军队上。辗转回到欧洲后虽然横扫法国,结果为了寻找所谓罗马金币在一座堡垒前被无名小卒用弩弓结束了生命。当时人们称这为“被蚂蚁杀死的狮子”。

狮心王从未在治国上下过功夫,最多也只是为自己的战争做铺垫而已。但他超凡的勇武、出众的战略战术指挥能力慢慢成为英格兰的象征,如今不列颠仍旧随处可见理查的三头狮子盾章。想必在另一个世界,狮心王定然会沉醉在永恒不休的征战之中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网传李易峰视频曝光,还出现了“高中生”“6000块”字样,网友: 一言难尽

09年,深圳21岁女大学生酒店宿舍坠亡,日记最后一页揭示死亡线!阿根廷险胜夺冠,全队怒吼疯狂庆祝,美国男篮获得第3

小长假探店:消费者对iPhone 14 Pro更感兴趣,周五才能摸到真机

郭明錤:苹果iPhone 14 Plus预购比13 mini差,产品策略失败

小米12S Ultra领先三星一代!曝S23 Ultra主摄1/1.3英寸

郭明錤:iPhone 14/Plus芯片应叫“A16/A15 Plus”

Leave a Comment